,如今在他正式离开乌拉圭国家队帅位的时候,如果再写,内容可能会有较多重复。

  这里为大家选译了2篇乌拉圭重要媒体《国家报》记者的文章,有助于我们了解乌拉圭人如何看待这位传奇教练。

  1930年世界杯乌拉圭夺得冠军的时候,主教练阿尔贝托苏皮奇主要的训练方式是让球员们绕场跑圈,这是他的训练一个重要的部分。在那以后,教练的角色发生了很多变化。

  球员的挑选,技术训练,体能储备,他们在球场上的移动和停止,教练角色与足球行业的其他角色一样在职业化的道路上同步发展。现在,主教练必须拥有的一个能力,是组织能力。

  现在的球员面临着太多的比赛、旅行、荣誉、利益,一切都必须得到尽可能好的安排,使得球队在出场的那一刻,可以是最好的球员带着教练所能提供的最好武器上阵。

  这些日益复杂的问题在国家队生活中变得越来越艰巨,国家队面临着巨大的需求,但得到的工作时间却很少。

  在乌拉圭国家队历史上,有过很多优秀的职业教练。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尽管第一个意识到需要为团队提供一个宽广的组织支持的人是奥斯卡华盛顿塔瓦雷斯。

  毫无疑问,塔瓦雷斯同时代的其他一些同行也明白这一点,但当下的紧迫性总是让他们的担忧被搁置。不能忘记的一点是,足球的超级职业化是在乌拉圭足球、特别是乌拉圭国家衰落的同期发生的。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乌拉圭国家队主教练工作成为这个国家最艰难和最折寿的工作之一,乌拉圭国家队被自己历史和环境谴责着必须去赢,即使并不拥有取得胜利的合适资源。

  塔瓦雷斯在2006年接手乌拉圭队时,他的优势是拥有一年多时间去踢友谊赛,这样建立自己的团队并发现问题。他还有一个有利的因素:他已经在过去带领乌拉圭队参加过(1990)世界杯,所以他对困难是有心理准备的。

  例如,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之前,他宁愿和球队一起呆在乌拉圭国家队基地里,而不是去到处旅行参加惯常世界杯前那些令人疲惫的热身赛。

  乌拉圭经济的疲弱使得乌拉圭足球只能不断育才又卖走。在塔瓦雷斯的计划中,将不同级别的国青国少梯队衔接起来形成球员的培养链条是至关重要的。当然,从1979年乌拉圭国青成为南美冠军的时代开始,国青对成年国家队的输送就一直存在,但在塔瓦雷斯时代,这个过程被规划成一个阶梯。小球员通过其竞技能力获得逐级提升,同时他们也始终在几个决定是否成为精英足球运动员的环节得到培育和考察:个性、职业性、团队协作能力。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应该记住,过去许多届球星云集的乌拉圭国家队并没有真正变得像一个团队,问题往往不是球迷所认为的那一些,而出在他们主教练的建队过程中。

  塔瓦雷斯二期的第一场比赛距今已经过去了15年。在这一时段,乌拉圭连续3届通过世界杯预选赛,两次在世界杯上表现得像主角,赢得一次美洲杯冠军,在这一期间,乌拉圭足协框架下的战绩还包括一次奥运会参赛资格,一次泛美运动会金牌,一次南美U20冠军,此外还有一个更有概念价值的成就:塔瓦雷斯的工作得到了国际足坛的认可。

  当然,足球永远是结果决定论,球运也很重要。如果哥斯达黎加在2009年附加赛中再进1球,塔瓦雷斯二期在那里就已经结束了,上面提到的荣耀都不会发生。在塔瓦雷斯执教的15年中,好几次成绩危机最终都被克服了,但最近这次在世界杯预选赛中遭遇的危机,是无法克服的。

  虽然足球比赛中可能出现重要的机会被踢飞,随意的射门却进了,但足球运动最常见的情况始终是:进球来自一次绝佳的配合,进球者是一个优秀的球员,他的周围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团队,这个团队得到了恰当和全面的组织支持。无论是迭戈福兰在南非世界杯的进球,路易斯苏亚雷斯在2011年美洲杯的进球,迭戈戈丁在2014年世界杯对意大利的头球,卡瓦尼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对葡萄牙的进球,背景板都是这样的。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