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儿子感到自豪,陈先生也不无遗憾,他说:“哈维尔没有学习中文,这是我一生的憾事。他从小在法语区长大,我经常在外面工作,没有说中文的环境,造成他不懂中文。可是你看他的样子,初看像洋人,实际仔细看,还是一个中国人。他没有纯西方人的张狂,内敛和勤奋是我儿子的天性,这也是我们中国人的特质。”作为父亲,也是儿子最铁杆的球迷。陈先生对儿子球技有如此评价,他说:“哈维尔不像其他球员,踢过很多位置,他一直踢右后卫。现在比利时国家队也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边卫,哈维尔仍然可能入选比利时国家队。”

陈先生还是希望儿子认真考虑可能得到的来自中国足协的邀请,他说:“去年我第一次到大陆去,北京、上海和广州的发展状况让我感到吃惊。现在的欧洲都流行一句话:‘世界经济未来看中国’,我一直为大中华感到自豪。无论在大陆、台湾还是新加坡,大家都是中国人,都为这个民族的复兴感到骄傲。如果有一天,哈维尔能穿上中国国家队服,我知道那不是代表几百万人的比利时,而是代表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我们陈氏家族也会为他感到自豪。”

陈先生特地指出,我上一次在《足球周刊》(第376期)发表的文章里,将哈维尔的中文名字写错了,“哈维尔的中文名字叫陈昌源,国家昌盛的昌,中华源头的源。我的大儿子叫昌汉,起这样的名字,就是希望他们能够记住自己的根在哪里。”我回国之前,陈先生又专门委托德里克捎来两盘本赛季梅赫伦队比赛的DVD,希望我能转交给中国足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